珠海支教老师叶蕾学盲文刻曲谱

原标题:珠海支教老师叶蕾学盲文刻曲谱 — —用音乐点亮怒江盲童的内心世界

冬日的怒江,江水清澈,绿树葱茏、山樱烂漫。1月20日是珠海支教教师叶蕾返回珠海的日子,离开前她特地到怒江州民族中学,拜访同在怒江支教的高中英语教师肖会康。叶蕾和肖会康都是珠海支援怒江州的教师队伍成员,去年9月同期赴怒江支教。他们本身就是一对师生。

叶蕾是珠海市特殊教育学校的一名音乐教师,去年9月来到怒江州特殊教育学校支教。在她来之前,怒江州特殊教育学校没有专职的音乐老师,只有一名保安兼职教孩子们拉二胡,仅有的一台钢琴搁置在角落里无人问津。

到怒江州特殊教育学校后,叶蕾发现班里有不少盲童。恰巧,她所在的珠海市特殊教育学校有一套教授自闭症儿童弹钢琴的方法,她萌生了改良这套学习方法,让盲童也能学习弹奏钢琴的想法。 “对盲童来说,选择相对没有那么多。我想给他们展示人生的另一种选择、另一种可能,让他们用音乐表达自己,丰富生活。”叶蕾说。

从未接触过钢琴的孩子们对钢琴似乎缺乏兴趣。有个女孩直接生硬地说: “我看不见,所以弹不了。”另一名男孩告诉叶蕾: “我不喜欢,我不弹。”孩子们的抗拒一时让叶蕾无从下手,她想了个办法,弹奏了一曲《菊次郎的夏天》,并通过学校的广播播放,成功吸引了孩子们的注意。

正式开课时,叶蕾面临的第一道难题就是学习盲文。她试着用盲文制作钢琴谱,一张只有16个音符的音乐简谱,她要戳3个多小时。戳错一个点,整张谱子就废了,得从头再来。对部分还有残存视力的孩子,叶蕾还会根据每个人的情况用不同大小的字体制谱。尽管制谱繁琐劳累,叶蕾并无抱怨,她说: “要走进孩子们的世界,就要真正从他们的角度考虑。”“所有曲子你都还记得,真的太棒啦!”叶蕾从不吝惜对孩子们的夸奖,她常常耐心地教导他们: “人类的身体就是最好的尺子,要靠自己的身体去丈量钢琴,找准音符。”春风化雨般的温暖,让孩子们越来越喜欢叶蕾。那个说“我看不见,所以弹不了”的女孩,现在已经能完整地弹奏简单曲目,演奏水平在班上名列前茅。那个说“我不喜欢,我不弹”的男孩,经常趁叶蕾不注意,偷偷跑到教室去练琴。看到孩子们的变化和进步,叶蕾感到非常欣慰。

一个学期的支教工作临近尾声,但叶蕾一刻也没有闲着,她辗转各处联系音乐教师,希望孩子们能继续学习音乐。她联系到了怒江州省级傈僳民歌传承人、今年74岁的何贵志,何贵志欣然应允。她还向学校建议未来开设职业教育课程,让孩子们掌握更多职业技能。 “很舍不得这些孩子们,这些可能是我留给他们最后的礼物。”叶蕾说。

回忆当初到怒江支教的决定,叶蕾记忆犹新。 “学校开动员大会时,我知道了肖会康也在怒江,顿时觉得信心和劲头更足了。我暗下决心一定要努力做好支教工作。”尽管平时教学工作繁忙,叶蕾、肖会康并没有多少时间相聚,但知道彼此都为怒江的教育工作努力着,都感到心里很踏实。 “肖老师风趣幽默,展现了教师和学生们的另一种相处模式,我学到‘精髓’了,所以和学生们成为了朋友。”叶蕾说。

珠海市第二中学教师肖会康如今在怒江州民族中学高二“珠海班”教英语。一个学期下来,他悉心指导、耐心交流,帮助班里两名同学英语成绩各自提高了40分左右。 “这段支教经历,简单并快乐着,付出并收获着。尤其是和自己的学生叶蕾为了一个共同的目标努力前行,还能重温当年的师生之谊,值了!”肖会康说。(珠海特区报记者 廖明山 韩科 佘映薇)

责任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